文話長廊

文話長廊

當前位置: 上海快三官網>>企業文化>>文話長廊>>正文

【讀書感悟】人事有代謝,往來成古今——讀李鴻章傳有感

作者:夏範波  來源:  發布時間 :2019-12-26  



說起李鴻章,大家一定不會陌生。這位貼著的“賣國賊” 和“裱糊匠”標簽的晚清重臣,是被釘在曆史恥辱柱上的反麵人物,為什麼要讀他的傳記?

前段時間從手機優酷視頻上,觀看了一位曆史名師,所講的近代晚清史課程。視頻中他強烈推薦閱讀梁啟超寫的《李鴻章傳》。去年六月份,習總書記視察蓬萊水城時,對黨員幹部提出要求:要多讀一點曆史,從曆史中汲取更多精神營養。既是懷著一種好奇,更是響應號召,我閱讀了該本人物傳記。

該書的作者梁啟超,也是大家熟悉的曆史名人,百日維新中的領袖人物,國學大師。與李鴻章說起來算是政敵,認識卻無深交。書完成於1901年,即李鴻章去世的那年。全書共十二章,內容涵蓋了李鴻章從政的主要經曆,鎮壓太平天國、剿殺撚軍、洋務運動、甲午海戰、外交簽約、英雄末路等等,記錄非常詳實,特別是一些條約文本也出現在書中。作者與李鴻章,各自政治立場不同,在有些曆史事件對李鴻章,卻不乏有設身處地的同情,但其評價總體上是客觀公允的;畢竟是同一個時代的人物,處於同樣的曆史背景和環境下,其認識和論述與現在影視作品和現代人的評論,相比來說,則更讓人信服。按照曆史唯物主義的觀點,評價曆史人物和曆史事件是不能脫離當時的曆史環境和背景的。該書由於成書較早,是文言文體,有些誨澀,好在書後有白話文譯文補充,能夠看懂。

從體裁上講,該書屬於紀傳體史書。與曆代有影響人物的傳記一樣,蓋棺定論的評價是必不可少的,對於曆史人物“功過是非”的評價是曆史研究的重要內容。唐詩有雲“人事有代謝,往來成古今”,習總書記評論曆史研究時,也曾強調指出:“重視曆史、研究曆史、借鑒曆史,可以給人類帶來很多了解昨天、把握今天、開創明天的智慧”。正是帶著這樣一種思維,學習該書就是研究分析書中的事件和人物,這樣才能有所思、有所悟、有所得。“學思悟”後,我感受頗深,結合目前實際,針對“網絡翻案洗白風”和“李鴻章的不學無術”兩個問題,在此談一下個人的心得體會:

一、要自覺抵製曆史虛無主義的影響,要有明辨是非的判斷和洞察能力。

毛主席經常說:“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!”,這不是文革思維,更不是重彈“階級鬥爭為綱”的老調。近期香港亂局就是血淋淋的現實,事件背後那雙黑手時隱時現。清朝學者龔自珍研究曆史得出結論:“欲亡其國,必先滅其史”,前蘇聯就是一個慘痛的例子,在這不作累述。最近幾十年中國的發展實在太快了,過度的物質化,導致我們在思想教育領域出現嚴重的脫節,這才使得前幾年曆史虛無主義大行其道。特別是醜化雷鋒、抹黑董存瑞、邱少雲、各種“政治笑話”滿天飛,有些黨員幹部參於其中津津樂道。其實這就是意識形態領域的“暗戰”,在網絡陣地的較量,此中也有為李鴻章翻案洗白的文章,這種缺乏史料支撐,僅憑個人主觀好惡來評述,總有嘩眾取寵和混淆視聽的感覺。閱讀梁先生大作,可以看出他與曆史教科書的觀點基本是一致的,就是並不否認其洋務自強中積極的一麵,但“賣國賊”和“裱糊匠”的表述同樣也是客觀的。從該書在梁啟超看來,中日甲午戰爭,有政敵的處處掣肘,自己的消極避戰,此中有他不可回避的責任。隨後馬關條約,談判前密碼被日方偵破,底牌被摸清。在日本馬關還被日本浪人行刺,臉頰中槍,險些喪命;義和團運動後的辛醜條約,李鴻章確實是慈禧的“背鍋俠”,此中也是利用帝國主義間的矛盾,力爭少賠償。簽約完成,李中堂大口吐血,不久病亡。這可能是梁啟超同情李鴻章之所在。但李一手主導的《中俄密約》,卻給中國帶來無窮的禍患,本想引俄熊製日狼,結果熊狼皆至。此後中國東北發生的曆史事件:日俄戰爭,日本關東軍成軍於大連金縣,九一八和偽滿傀儡政權,乃至解放前整個東北亞地緣政治格局。可以說李的失策是總禍根,這個責任梁啟超及後來的曆史學者一致認為他是難辭其咎的,“賣國賊”帽子扣在李鴻章頭上,一點也不冤。舉一反三,網絡上甚至外媒對於中國曆史上反麵人物大肆翻案洗白,其背後的目的不言自明。對於此,任何一個黨員不但要有正確的政治站位,更要在網絡閱讀中增強明辨是非的能力,自覺抵製曆史虛無主義的影響,不要人雲亦雲,跟風盲從;更不能聽之信之,言之傳之,要有自己的判斷和認知,同時保持警醒。

二、李鴻章之“不學無術”

梁啟超在書中評價李鴻章:“不學無術,不敢破格,是其所短也;不避勞苦,不畏謗言,是其所長也。” 除不學無術,其他評語都好理解,作為“裱糊匠”,為清王朝修修補補,期待他破格那是奢望,為其主子勞苦和受謗言,從其死後清廷對其諡號“文忠”可以看出來認可(文忠,都是真正實心為朝廷辦事的)。唯不學無術,這個評語頗讓人感到意外和費解,競然和西漢霍光一個待遇?霍光對在輔政後期,自恃功高, 十分驕傲, 不大注意學習, 辦事有時缺少策略,班固對他如此評價可以理解。李鴻章是道光二十七年二甲第十三名進士,全國六千舉人第十六名。雖不及張之洞的一甲探花,但還是高於其老師曾國藩的三甲第四十二名,科舉功名更是超過舉人左宗棠。所謂的洋務“四大金剛”為何就他得此評價?基於四書五經格式固定的八股文章,名次排序既代表不了眼光智慧,也說明不了謀略膽識。不繼續學習,正如梁啟超所言“李鴻章不識國民之原理,不通世界之大勢,不知政治之本原,當此十九世紀競爭進化之世,而惟彌縫補苴,偷一時之安,不務擴養國民實力、置其國於威德完盛之域,而僅摭拾泰西皮毛,汲流忘源,遂乃自足。”讀到此處,掩卷而思,不禁恍然大悟“學習是終身的事。不學習,有才也會無識;不學習,會變的固步自封;不學習,格局受局限,視野變狹窄。結果就是多是小聰明,缺少大智慧”。這也是本著以史為鑒,我個人得到的一點啟發。

 

 

下一條:【美術作品】《春山瀑布》

關閉